金门答苏秀才

栏目:诗词曲文朝代: 唐代 作者: 李白

2020-11-09

金门答苏秀才
作者简介
李白(701年-762年) 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又号“谪仙人”,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,被后人誉为“诗仙”,与杜甫并称为“李杜”,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“小李杜”区别,杜甫与李白又合称“大李杜”。据《新唐书》记载,李白为兴圣皇帝(凉武昭王李暠)九世孙,与李唐诸王同宗。其人爽朗大方,爱饮酒作诗,喜交友。李白深受黄老列庄思想影响,有《李太白集》传世,诗作中多以醉时写的,代表作有《望庐山瀑布》《行路难》《蜀道难》《将进酒》《明堂赋》《早发白帝城》等多首。 ....[详情]
内容
君还石门日,朱火始改木。 春草如有情,山中尚含绿。 折芳愧遥忆,永路当日勖。 远见故人心,平生以此足。 巨海纳百川,麟阁多才贤。 献书入金阙,酌醴奉琼筵。 屡忝白云唱,恭闻黄竹篇。 恩光照拙薄,云汉希腾迁。 铭鼎倘云遂,扁舟方渺然。 我留在金门,君去卧丹壑。 未果三山期,遥欣一丘乐。 玄珠寄象罔,赤水非寥廓。 愿狎东海鸥,共营西山药。 栖岩君寂灭,处世余龙蠖。 良辰不同赏,永日应闲居。 鸟吟檐间树,花落窗下书。 缘溪见绿筱,隔岫窥红蕖。 采薇行笑歌,眷我情何已。 月出石镜间,松鸣风琴里。 得心自虚妙,外物空颓靡。 身世如两忘,从君老烟水。
译文/注释
注释(1)张华诗:“朱火青无光。”张协诗:“钻燧忽改木。”吕向注:“改木,谓改其钻火之本也。”(2)《楚辞》:“折芳馨兮遗所思。”(3)陆云诗:“永路隔万里。”(4)谢灵运诗:“百川赴巨海。”(5)《三辅黄图》:《汉宫殿疏》云:麒麟阁,萧何造,以藏秘书、处贤才也。“巨海”二句是正喻对写句法,言麟阁之广集才贤,犹巨海之受纳百川,甚言其多也。(6)金阙,天子之门阙,犹金门也。(7)谢朓诗:“复酌琼延醴。”张铣注:“琼筵,天子宴群臣之席。言琼者,珍美言之。醴,酒也。”(8)“白云唱”,即“白云在天,山陵自出”一篇。西王母与穆天子相唱和者。(9)《穆天子传》:日中大寒,北风雨雪,有冻人,天子作诗三章以哀民,曰:“我徂黄竹,□员閟寒,帝收九行。嗟我公侯,百辟冢卿,皇我万民,旦夕勿忘。”“我徂黄竹,□员閟寒,帝收九行。嗟我公侯,百辟冢卿,皇我万民,旦夕无穷。”“有皎者鴼,翩翩其飞。嗟我公侯,□勿则迁,居乐甚寡,不如迁土,礼乐其民。”天子曰:“余一人则淫,不皇万民,□登。”乃宿于黄竹。(10)江淹诗:“宵人重恩光。”(11)云汉,天河也。“云汉希腾迁”,犹致身青云之上意也。(12)《礼记》:夫鼎有铭。铭者,自名也。自名以称扬其先祖之美而明著之后世者也。(13)杨齐贤曰:扁舟,言功成名遂身退,如范蠡乘扁舟泛五湖也。(14)鲍照诗:“妍容逐丹壑。”(15)《史记》:海中有三神山,名曰蓬莱、方丈、瀛洲,神仙居之。(16)《汉书叙传》:渔钓于一壑,则万物不奸其志;栖迟于一丘,则天下不易其乐。(17)《庄子》:黄帝游乎赤水之北,遗其玄珠,乃使象罔,象罔得之。李杖《述志赋》:“寄玄珠于罔象。”(18)李善《文选注》:“廖廓,高远也。”(19)《列子》:海上之人有好鸥鸟,每旦之海上,从鸥鸟游,鸥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。(20)魏文帝诗:“西山一何高,高高殊无极。上有两仙童,不饮亦不食。与我一丸药,光耀有五色。”沈约诗:“若蒙西山药,颓龄倘能度。”(21)《周易》:“尺蠖之屈,以求信也。龙蛇之蛰,以存身也。”(22)《说文》:“篠,小竹也。”谢灵运诗:“绿篠媚清涟。”(23)《广韵》:“山有穴曰岫。”红蕖,荷华也。(24)《诗经·国风》:“陟彼南山,言采其薇。未见君子,我心伤悲。”《朱传》曰:“薇似蕨而差大,有芒而味苦。”《韵会》:《说文》:“薇,似藿,菜之微者也。”徐铉曰:“一云似萍。”陆玑曰:“山菜也,茎叶皆似小豆,蔓生,味如小豆藿,可作羹。”项氏曰:“今之野豌豆苗也,蜀谓之巢菜。”(25)方弘静曰:“月出石镜间,松鸣风琴里”,言月出石若镜,风入松若琴也。琦谓“石镜”、“风琴”,盖是苏秀才山中之地名耳。若如方氏所解,恐大家未必有此句法。(26)颓靡,颓坏靡散之义。
赏析
  此诗作于公元743年(唐玄宗天宝二载)。当时李白正待诏金门。扬雄《解嘲》:“历金门,上玉堂。”应劭注:“金门,金马门也。”苏秀才,名不详。李白在诗中写道:“得心自虚妙,外物空颓靡”。从诗中“我留在金门,君去卧丹壑”两句来看,苏秀才的隐居之处确实非凡:“鸟鸣檐间树,花落窗下书。缘溪见绿篠,隔岫窥红蕖。采薇行笑歌,眷我情何已。月出石镜间,松鸣风琴里”。李白向来对这种自然造化的胜景就一往情深,于是就想象着苏秀才一定在眷恋自己,以至于“身世如两忘,从君老烟水”。待诏金门的李白似乎按捺不住内心的期盼,表示身世两忘,跟随苏秀才在大自然中终老一生。“得心自虚妙”的“得”既指苏秀才,当然也包括李白在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