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州歌(缲丝忆君头绪多)

栏目:诗词曲文朝代: 唐代 作者: 李白

11-09

白帝城边足风波, 瞿塘五月谁敢过? 荆州麦熟茧成蛾, 缲丝忆君头绪多, 拨谷飞鸣奈妾何!

译文/注释

词语注释 ⑴荆州歌:古题乐府杂曲歌辞。《乐府诗集·杂曲歌辞十二·荆州乐》郭茂倩题解:《荆州乐》盖出于《清商曲·江陵乐》,荆州即江陵也。有纪南城,在江陵县东。梁建文帝《荆州歌》云“纪城南里望朝云,雉飞麦熟妾思君”是也。 ⑵白帝城:古城名。在今重庆市奉节县东白帝山上。东汉初公孙述筑城,述自号白帝,故以“白帝”为名。足:充足,引申为满是,都是。 ⑶瞿塘:即瞿塘峡。长江三峡之一。西起重庆市奉节县白帝城,东至巫山县大宁河口。两岸悬崖峭壁,江面最窄处仅百余米。 ⑷缲丝:即缫丝。制丝时把丝从蚕茧中抽出,合并成丝。 ⑸“拨谷”句:写思妇默念:拨谷鸟已鸣,春天将尽,不见夫回,使人无可奈何。拨谷:即布谷鸟。布谷鸟叫声如同”布谷“二字之音。又布谷叫,表明农忙季节已到。 白话 白帝城边的江面上满是狂风掀起的惊涛骇浪, 五月的瞿塘峡,有谁敢行船而过呢? 荆州一带麦子熟了,春蚕也已经作茧。 我一边缫丝,一边思念夫君,千头万绪理也理不清。 已经是布谷鸟翻飞哀鸣的时候,我又能怎么办呢?

赏析

此诗写的是一位农村妇女辛勤劳作之时思念远方丈夫的愁苦情景。全诗情感极为压抑,主人公只能在繁重的劳作中思念远方的丈夫,但一举一动之间无不牵挂着远行之人,而且对辛苦的劳动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,即使的杜鹃的哀鸣声中,惆怅之情被极大地激起,却也只是轻轻一叹,复又埋头于农活。 也有人认为此诗写游子思妇互相思念的情况。游子在瞿塘受阻于风波,有家难回。思妇在家,眼看麦已熟,茧成蛾,拨谷鸣,望眼欲穿,不见夫回。“缲丝忆君头绪多”,一语双关:丝头绪多,心绪也烦乱。 诗人以敏锐的笔触,生动形象地刻画了这丰富、复杂、微妙的情感,并对劳动人民的痛苦寄予了同情,高度赞扬了他们的淳朴、勤劳,可谓用意深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