结客少年场行

栏目:诗词曲文朝代: 唐代 作者: 李白

11-09

紫燕黄金瞳,啾啾摇绿鬃。 平明相驰逐,结客洛门东。 少年学剑术,凌轹白猿公。 珠袍曳锦带,匕首插吴鸿。 由来万夫勇,挟此生雄风。 托交从剧孟,买醉入新丰。 笑尽一杯酒,杀人都市中。 羞道易水寒,徒令日贯虹。 燕丹事不立,虚没秦帝宫。 武阳死灰人,安可与成功。

译文/注释

紫燕这匹骏马有着黄金色的眼珠,马嘶鸣时摇动着它颈上那美丽的绿色鬃毛。  它一路奔驰,天刚亮的时候就到了长安洛门。  年少时学习剑术,剑术高超,白猿公败在少年的手下,飞上枝头化为一只猿猴。  少年穿着饰有珠宝的锦袍,腰间插着匕首和吴钩。  他自小一个人就有万人的英勇,如今腰间插有宝剑就更显雄风了。  与豪侠剧孟结为好友,二人一见如故,一同去新丰畅饮美酒。  少年志气豪猛,哪怕在都市中,杯酒之间就可以结束一个人的性命。  不要说易水寒冷如冰,看看今日白虹贯日,如此晴朗。  只可惜荆轲刺秦王没有成功,徒然死在秦宫之中。  像秦武阳那样的人如同死灰一样,跟他这样的人结交朋友,事情怎么会取得成功呢?

赏析

诗人一直有“安社稷,济苍生”的壮志雄心,但总不能如愿,于是在无奈中不期然发出不平之鸣。这首诗就是此种情况下的心声。 此诗塑造了一个剑术超过白猿公,纵横江湖的少年侠士形象。他剑术高强,却一直未能得到施展的机会,于是发出了愤恨激越的郁闷不平之鸣。 开首写少年所骑骏马的神骏与装饰之豪华,“平明”写少年在白天骑马相互驱驰,在洛门东结交朋友。接着,“少年”两句写其剑术超过传说中的白猿公,突出其剑术之高超。 接下来八句写其纵横江湖之勇猛形象。特别是“笑尽一杯酒,杀人都市中”两句,写尽了少年的豪侠形象。最后几句借荆轲刺秦事抒发内心的情感。与一般的咏叹荆轲刺秦的诗不一样的是,全诗没有出现荆轲的名字,但“缺场”的荆轲事实上是诗中的主角——诗人自己。诗人批评谋划行刺秦始皇失败的燕太子丹,是因为他没有给荆轲创造一个良好的施展身手的条件,反倒找来一个进入秦宫就面如死灰的秦舞阳,帮了倒忙,给剑客造成干正事的掣肘。 这种批评正好表现出诗人渴盼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。这首诗虽然有郁闷与不平,但依旧是那种扬厉雄健的风格,很好地表现了诗人的豪侠气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