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头吟

栏目:诗词曲文朝代: 唐代 作者: 李白

11-09

锦水东北流, 波荡双鸳鸯。 雄巢汉宫树, 雌弄秦草芳。 宁同万死碎绮翼, 不忍云间两分张。 此时阿娇正娇妒, 独坐长门愁日暮。 但愿君恩顾妾深, 岂惜黄金买词赋。 相如作赋得黄金, 丈夫好新多异心。 一朝将聘茂陵女, 文君因赠白头吟。 东流不作西归水, 落花辞条羞故林。 兔丝固无情, 随风任倾倒。 谁使女萝枝, 而来强萦抱。 两草犹一心, 人心不如草。 莫卷龙须席, 从他生网丝。 且留琥珀枕, 或有梦来时。 覆水再收岂满杯, 弃妾已去难重回。 古来得意不相负, 只今惟见青陵台。

译文/注释

锦江之水潺潺流向远方,水波荡漾,一对鸳鸯在水波荡漾处快乐相伴。  它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,一个家在长安,一个家在芳草迷漫处。  但彼此心心相许,宁愿共死也不忍分离。  此时阿娇失宠了,长门宫前无限凄凉,她常常愁苦地独坐到天黑。  但愿汉武帝还能够顾念往日的恩情,为了这,又岂会顾惜黄金不让司马相如为自己作赋呢?  相如作赋得到了黄金,就喜新厌旧,对卓文君怀有异心了。  他要聘茂陵一女子为妾,卓文君十分伤心,作《白头吟》以相赠。  从来没有见过东流之水返回西去的,凋零落败的花朵也会重返故林。  菟丝本就无情,任风倾倒。 但菟丝紧紧地缠在女萝上,与它萦抱在一起。  自然界的两草尚且如此,人心却不如草那样执著坚定。  不要把龙须席子卷起来,任它落满灰尘,生满蛛网。  暂且留着琥珀枕头,或许彼此还会有相梦的时候。  覆水难收,弃妾难以重回。  自古以来,至死不相负的爱情,只有青陵台的韩凭及其妻子何氏。

赏析

《白头吟》,传说最初为卓文君所作。司马相如要娶茂陵的女子为妾,卓文君作《白头吟》以自绝,相如才停止纳茂陵女为妾。李白在这首诗里借女子的失宠来抒发自己不得志的无奈。